Select Page

冷战2.0——互联网+下的全球升级

冷战2.0——互联网+下的全球升级

一方时间换空间,一方空间换时间,中美两方不谋而合的诉求为这次的“冷战2.0”起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开篇。之前,我已经写过两篇文章讨论了这次冷战发生的历史必然性,其实这次的中美贸易战只是整个全球新冷战大戏的开篇罢了。到现在为止,在最耀眼双方的生拉硬拽下,大家纷纷入座,才开始准备洗牌罢了,而整个牌局的玩法叫做“全球在线升级”。

[title] “游戏”的真正诱因[/title]

[warning]深究开来,人性的悲哀正是这场游戏的诱因。易忘、利己、懒惰和自以为是是其中四大的原罪。[/warning]
在人们还没有彻底忘却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阴云的情况下,两个大国间的直接武力对抗还是全球人民不想看到和尽力避免的。但在苏联解体近20年后,政治思维间的冲突随着文化交流越来越淡化的今天,个人利益,商业利益和政治利益的集中也导致了由贸易战开启洗牌的必然性,同时也将是贸易战向全球格局重新洗牌引发的实体对抗转化的导火索和催化剂。

战争说到底也只是一种利益的调整方式,无论的更加隐形的贸易战还是看着更加直接的叙利亚冲突。Trump的上台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体现了美国部分民众对民主党提出的“就业岗位被全球抢走了”这样的幼稚言论的信服,先不讨论这是一种怎样的怨天尤人的不合乎常理的心态,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对自己既得利益的诉求是可以理解的,站在美国战略的角度上,没有什么比Trump这样的人上台,发起一场所谓现在这种形式的贸易战更能解决美国现在的问题了。从这点上来讲,Trump这个利益集团工具的形象是一贯的,人设是完整的,甚至从某个角度说我甚至想赞美是完美的。所以,套用国内耳熟能详历史发展的规律,可以形象的把Trump的上台抽象为美国国内走下坡路的既得利益阶层的复辟,而国际舞台上的冲突只不过是这个传统大国一直以来的工具和平台罢了,可以想象,假如习大大的改革没有结束,被老利益集团翻盘的时候也会是这种类似的结果,只不过披上不同的外衣罢了。
我是一向坚持看政治一定是需要剥光了,看裸体的,甚至有些时候必须把肉也抛去,看骨血和大脑的。现在的大部分西方人反对贸易战和支持贸易战的一部分原因还是西方一直宣传的所谓“普世价值观”——自由,公平,民主,Trump必须打着公平的旗号挑起贸易战,反对人士则是说是对过去建立的民主体系的颠覆。其实放眼世界哪有什么公平,美国人要求的普遍生活标准放之全球能实现吗?遍地跑的美国汽车烧的中东石油,战火中的小孩去哪里寻找美国的所谓公平,所以,说到底,都只不过是美国的人民需要工作岗位了,未来需要更多的工作岗位,已经得到的好的生活条件不想失去,只想过富日子,不能过穷日子,站在美国人的角度上同样无可厚非。所以Trump钢铝征税,汽车征税,为能解决大量就业的落后产能站台,还要运用贸易手段占领科技手段,确保未来的领先地位和就业,以及大幅度给企业减税,为在外企业归国肃清国内环境,同时扰乱国际贸易现有秩序,让有最多国际供应链的跨国企业海外运作更加艰难,实现整个供应链回迁,整体的战略的配套的,成体系的,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没有毛病,所以哪怕真能把Trump逼宫下台,未来二,三十年甚至五十年美国的战略和人民利益的站台是不会发生根本转变的,所以对抗将是未来长期的,并向全面发展的。一句话概括,美国的需求是时间换空间,更大的国内利益空间,执政空间,世界空间,未来空间。

之前一直说美国的,仿佛中国完全就是被动的一样。中国现在类似于世界舞台上的温和的改革派,更希望能通过时间顺利的完成整个过程,因此不会期望美国的战略向这个方向发展,但也从来没有不预期美国会这样发展。习大大的深化改革,一带一路,修宪等一步步,也是在下很大的棋,一直以来中美之间就像将遇良才,还是有的玩的,接下来我们也谈谈国内对于调整的内在需求。

其实,美国在中国的需求上看的还是比较准的,他们的国务卿在接受VOA采访时曾经把他们的谈判条件的判断分析了一下,个人觉得虽然有些地方比较不了解中国,但内在的利益逻辑分析的还是没有毛病的。中国要向强国迈进,必须融入国际市场,必须掌握技术制高点从而享有高附加值,必须做深层次的改革。但改革哪怕在中国这样一个看着很容易的国家其实仍然很难。说到底,还是新旧利益集团的对抗的问题,利益集团不是固定的团队,不是特定的阶层,不是有组织的团伙。从习大大修宪成功开始,国内的改革已然变成了习大大掌握的改革利国派和既得利益派间的游击战,唯一的解决途径只有时间,因此归根结底,中美都清楚,中国需要时间,而这点也使美国站在了主动的地位上,并且不可逆转。国外的打压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对中国的深层次改革是一种促进和督促,对中国部分既得利益阶层是一种削弱,所以,从根上说,美国的施压和中国的改革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是一致的,只是度的把握和调整问题。一句话概括,中国的需求是空间换时间,把落后产能的空间换成改革的时间。可以说两者需求恰好基本一直,矛盾点就集中在世界空间和未来空间上。而这也就成了两个大国甩手不干,干脆重新洗牌,给其他国家时间和空间,重新站队和重新划分,游戏开始的根源。

[title]历史的隐形作用[/title]

我们看不到历史,也活不到历史中,但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被历史影响和操纵着,归根结底,其实世界上没有一个颠覆者,他们都只是历史的产物,那些所谓的颠覆着,只是因为旁人没有察觉到他自己的历史轨迹。其实从社会学角度而言,每个环境中总有一小部分人是能够接受颠覆的,但社会,民众大部分人是不接受的,因为人性。于是才有了现在的这个畸形的世界——[info]历史造就了我们,我们成就了历史。[/info]

基辛格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和后来的著作中都曾提到过一个历史阶段和事实,就是毛主席执政期间,曾有一个阶段是打算走中美合作路线的。那时中国在苏联的强压下有自我发展的诉求,美国需要在遥远的地球那边寻找一个伙伴,中苏相比,显然中国更合适。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中也曾经提到过这样的观点,中国自古的“远交近攻”也不是没有给我们警醒。尽管后来的社会学家,经济学家和未来学家都不再看好地缘战略思维,认为其过于狭隘,但作为一名前军官,我始终认为地缘才是根本,只是因为我们是人,无法脱离历史,因为我们是人,所以忘掉了战争,这也是我时常说忽视地缘政治的人是梦想家的原因。一个完整的欧洲,从来不在中美俄的利益预算里,一个统一的中东,从来不在美欧的预算里。讲了这么多没用的话,或许会问,这跟现在的贸易战和将来的冷战有半毛钱关系?还是老观点,这盘国际在线大升级就是历史必然,甚至一盘都不一定结束,可能要至少三轮才可以,这就叫做历史反复,而现在游戏还没有开始。

[title]游戏的幕后力量[/title]

这场游戏中双方一定各有输赢,但个人认为只要美国发起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是极高,中国的赢面更加的大一些。这主要是根据世界环境、政治基础、民众文化、科技走向和战略执行等方面进行预判,大规模战争概率主要根据代理人战争的结果进行调整。

首先,世界环境已经不像战后世界除了美洲一片沧凉,全球已经形成了紧密的商贸联系,再结合战后互联网技术的兴起和发展,通过单方面能够割裂整条供应链的情况,除了中美之外,全球没有第三国有可能。欧洲各国因其民众少,自身市场体量小,对全球贸易的渴求远比中美俄三个大国更加依赖,因为欧洲中的制造和科技强国在国际外交中的位置会逐渐显现,中美俄在打压欧盟的同时,拉拢德英将是利益趋势。

其次,牌局中各方的民众基础,不是指民意,而是指发牌前各方民众现有的生活条件、应对变化的反应、对待政府和文化的看法、历史基础等方面。中国在这方面的优势是巨大的,利用好了也将是致胜的法宝,将成为未来50年的胜负关键,说到底还是民心的胜利,得民心者得天下。而要想把握好这个胜负关键,面临的将是发展过程中的无数内外问题,牌局中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但执政能力是中国政府的专长,唯一值得顾虑的是习大大退后,改革的程度和改革力量是否已经能够和既得利益方抗衡。

牌局的结果最终还是由科技和人才决定的,否则,哪怕50年内打赢了,也终究不会长久,会输掉未来。现在看来,中国在这方面是非常大的劣势,核心偏软,但中国的优势在于市场容忍度大、体量大、试错成本低。但这反面也正是产品线做的不深的原因之一。可以说,既然是升级,最后至少会有一家实现升级,但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技术与现有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还是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根本性矛盾的,这一点相信在未来的20年内会得到激化,具体结果如何,也和各国政治改革的成功与否有关。

对于牌局来讲,打牌人是至关重要的。在这方面,中国和美国存在着根本性的结构差异。美国是基于利益离散点的核心网状结构,擅长面状打击,打个比方,更像多节鞭;中国是基于面的三角结构,擅长整体的点状打击,像矛。所以多节鞭和矛的斗争在于“打蛇随棍上”和一刺穿喉的决心和毅力。

[title]牌局结果预测[/title]

既然是游戏,总有结果。尽管总说贸易战没有赢家,有的战争也因为双方都达到目的而取得双赢,但大多都是自说自话,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到底达没达到目的,达到了原本的目的还是那个集团的目的,这里都有讲究。世界局势纷乱,错综复杂,我之所以敢提出这个终极预测,就是因为“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当然,在某一方走了臭棋的情况下,整体进度可能会加快,但基本不会影响结果:
1. 中美关系半个世纪内只会片面调整,20年内有至少参与同一场局部战争的可能性,关系最终不会全面向好,只要中国还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2. 贸易政策在半个世纪内,美国选举更迭不会出现与现实行政策改弦易帜的情况;
3. 中美俄三国间的相互关系在未来50年内将会发生戏剧性的转折;
4. 欧洲内部德、英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法、意大利在半个世纪后的国际空间会越来越小;
5. 未来20年内的中德关系会趋势向好,中间可能因美国的政策出现反复,但总体走势不变,德国在世界上中的地位会越来越趋向一个第四方独立大国,在欧洲的地位不可动摇,但受欧盟各托油瓶国托累无法全力发展。
6. 欧盟经济、军事一体化和,中东战乱和“一带一路”中的一带是捆绑战略,三者有内在逻辑关系,不会只发生单方面改变;
7. 中国制造2025不可能按时实现,一带一路属于半个世纪的工作,会与格局调整同步完成;
8. 未来20年内发生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极高,未来20年后到50年间,视中国制造2025完成情况,代理人战争发生可能性降低,直接战争和擦枪走火可能性大幅上升;
9. 美国如果退出北约会加速自己的衰败过程,所以更多的会敦促欧洲各国多掏钱;美国所谓的普世价值将会不攻自破(未完,会补充)

About The Author

乐观的无头苍蝇

无论什么情况下,每天都要对自己说:“Guten Mor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