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生命总有一种绝对

生命总有一种绝对

2018年2月22日
作者按:谢谢老郝的邀约,其实我一直以来也想总结一下,但因为计划的满满 的,根本没有静下心来的时间,所以还是感谢老郝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有机 会梳理一下,心也好受些。可能别的大哥的更有借鉴意义一些,我的更像自省, 只希望能给无论是围城内,还是围城外的人一些心理上的安慰吧,字数有点多, 希望不会给兄弟带来麻烦。祝愿公众号小桔灯越办越好,能够成为对所有转业 干部最有益的信息平台。

生命总有一种绝对

        我和一群几乎只有自己年龄一半的各种肤色同学们坐在教室里,看着下面照本宣科的教授,假装和身边陌生的德国人,美国人又或者英国,法国,意大利人插科打诨, 不亦乐乎。教室里也不乏岁数比我还大甚至大几轮的矍铄中老年们,我钦佩并且赞赏 他们,但却不知道怎么赞赏自己,只因为仍旧清楚自己内心里那一点点格格不入和压 抑不住的焦虑。

宿命的力量

我是一个非常不愿意相信宿命的人,因为未来对我来讲还需要有太多变数,我还需要去改变很多东西,而宿命意味着确定性。然而想要面对未来我又必须能够坦然的面对过去,但却没有什么比宿命二字更让人喜悦和心服口服的了。
我十八岁进入军校时就是如此。对于从小到大体育从来没有合格过的我来说,从幼儿园时就唱的儿歌‘我长大要当解放军,保卫祖国守边疆’,让从军成为了从没有敢想过的梦想,那时成为老师是我的理想,我所有的高考志愿都是师范,北从东北师范南到海南师范,想想,当时我是想当老师想的有点痴了的。然而,一切都从报提前批志愿那天就发生了神奇的转弯,我遵从了母亲的旨意到学校看看,穿着跨栏背心和夹趾拖鞋,从别人借了一本志愿手册,花了一分钟凭感觉从里面挑了学校名字和专业。提前批志愿录取时父母眼中骄傲和闪烁的光芒,我知道那些是比不适合更重要的东西。或许这便是宿命吧,可能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预想不到的未来将彻底改变我的整个人生。
我2013年下定决心离开部队时曾写下这篇感触,现在回顾起来依然深以为然,我 想这也可能是很多兄弟们共同的心声:“转眼十年,终于决定要离开,对这段旅程, 没有悔恨只有留恋,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只是一段旅程,我渴望用一生的时间感受他,但他教会我让我远行。人的一生何其短暂,他有着一个不情愿的开端,一段倔强的坚 持和一刻不舍的决绝。我们永远无法改变曾经拥有的,因此,只能企盼怀抱更久余温。 很多人都说他像一个大熔炉,我觉得尽管火热但还是太冰冷了,他就像一个父亲,是有着跳动脉搏和深刻感情的亲人。他的表达方式看似直接其实含蓄,看似冰冷其实热 烈,看似肤浅其实深刻。他是男人的集合体,时时处处充满着男人的味道、男人的精 神、男人的血性、男人的品质和男人的感情。他有着一双无以言表的深邃眼睛,注视 着周边发生的一切,用自身的力量诠释着一切事物发展的本质。他给人的感觉就像大 地,厚重、踏实、淳朴而又有着参差毛边的质感。他或许没有能够给我肉体和生命, 但他赐予了我一个男人应该有的灵魂,教会我如何感知、如何认识、如何挖掘、如何丰富生命;他或许没有能力给我以前和以后,但他赐予了我一个男人的现在,教会我 如何回望、如何把握、如何更好地拥有未来;他或许没有能够让我享受,但他赐予了 我一个奋斗不止的体魄、气魄和魂魄,教会我什么是享受,如何能享受和怎么去享受, 还有什么比享受整个人生更有意义和快感的事情呢?短暂、漫长、艰辛、快乐的十年, 尽管或许在大多数人看来并不短暂,其实也算不上漫长,回首看不到艰辛,过程也大 多不快乐,但这些让我的灵魂如此幸福颤抖的美妙的矛盾感受,确实又真真切切地存在过。”
08年我站在武汉大学小路纷繁复杂的草坪上,因为拥挤的人群和混乱的秩序不得 不休息片刻缓解头晕,现在的我从容地坐在比那时还要为所欲为的校园里,去另一个学院还必须穿过躺满横七竖八裸体的天体浴场。如此诙谐而又矛盾的感受除了定义为 宿命还能是什么呢?是的,宿命于我其实不是命,而只是感受的代名词罢了。

深沉的感性

人类的所有决定都是理性和感性的综合体,而最深沉的决定往往来自于最深沉的 感性,理性却无足轻重了。就像我们的老一辈开国元勋,解放历程有哪一段是能由理 性分析得来的,不过也是怀着对这片土地,对这片土地上生长的人们最深厚的情感了。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在其非常精彩的采访中也曾表示,爱和感情才是他从英国留学后归 国的主要原因。还有那些无人理解的执着,默默无闻的研究,很多也是来源于人性中 最深沉的感性。
我的意思当然不是与那些伟人们相比,我的感性也没有那么伟大,但作出离开部 队的决定确实也是出于我内心最深沉的感性了。2013年,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正在北 京进修,通过接近半年的理性分析,我并没有能够完全说服自己。那段时间我看了一 本书,叫做《我们终究牵手旅行》,其实所有的生活无非都是一种选择,而做出选择 的就是我们的心,是陪伴自己的家庭还是在父母身边尽孝道,在现实生活中起决定作 用的是个人实力,在未来道路的选择上起决定作用的是自己的本心。人到三十,是否敢为自己活一把的念头始终在我心头萦绕,我开始真正的站在一个独立人,成年人的 角度思考我的人生的意义,我存在的价值,以及等我死去的时候我是否会遗憾,部队 的十年让我有勇气能够真正地面对这个残酷的选择,做回我自己。终于能够坦然的面 对这个道理后,迎面而来的却不是坦途,而是接踵而来的一来串关于认识过去的问题:“那应该怎么看待过去的这十年?到底什么是执着、是担当、是责任?你真正的热爱到底是什么?那些对军装、对党、对国家的感情又是什么?到底什么才是幸福生活?那以前忙碌的快乐又是什么?老师的梦想、社会科学家的梦想等等等等”这一串哲学问题让我踟蹰不前,我知道不搞明白这些问题,我又怎能真正离得开,展得开手脚,放得下过去,担得起未来。
于是我开始了一段人生中只为寻找自己是谁的求索之路。我翻阅了从初中起所有 的日记,公之于众的和没有公之于众的稿子,见了很久没见的兄弟们,喝得酩酊大醉, 一大早就登到长城的顶端,参观了圆明园遗址,站在北大清华墙外看着市井风光,喝 着啤酒豆汁直到深夜,我去感受自己的心跳,触碰自己的灵魂。在这个时代,到底什 么才是我想要的?我是为谁而活?我应该怎么活?然则这仍然没有能够让我自己服到 心里,在把这个决定告诉家人和领导之前,我曾利用休假在沙发上“闭关”了5天时间, 每天唯一做的事情便是蜷在沙发上,想这些问题,想到我在睡梦中、迷糊睁眼的瞬间 都确定这是对的,才敢停止思索。是的,不说服自己又怎能说服别人呢。
那些迷茫、那些冷静、那些冲动、那些激情、那些矛盾,让我对我自己的心有了答案,留当时所做三首诗博大家一笑:
2013年4月14日拜见兄弟后,做诗《遥祝》:“红炭浮火琉璃杯,绿椅挽藤自在美, 对坐闲定二三事,拂去春秋空留位。”
5月8日参观圆明园回到宾馆后,留诗《圆明睹遗》:“晨起入圆明,春深鸟不惊。 半壁垂杨柳,阴阳半掩映,路路拾途遗不去,石图逯逯夜归程。门深四十景,圆而入神,君子之时自成圆;十一观西洋,明而普照,达人睿智皆有明。圆明沐物百四五,禅净合一浴其中。金玉开天降神瞳,山水相隔屡建功。天然 图画展宏卷,澹泊宁静月朦胧。武陵春色夹鸣洞,双鹤廓然邈大公。线法水法谐奇趣,万花养雀方外空。知人感性融秀色,茹古涵今天光通。
嗟乎!然今视之欲垂泪,惟待黄昏看日蒙。思旧时,撤三山,罢热河,废木兰, 独留四库在文源,青泥哪得池作田?崴嵬中华何所惧,百年烟云仍旧观,只剩岩壁残! 一哀国运不兴终多舛,八国烽火烧皇城,黑云散尽只断垣。二怒国士不争始做欢,贤 良门内二十太监尚奋勇,青砖墙外三千筛土忙逃窜。三叹国力推转何其难,百年屈辱 未曾忘,万人热血洒山间,亿众齐心苦做甜,才得敢叫日月换新天!归途漫漫心难安,亦如前路遥遥多艰险,然低头望气又何堪?非赤膊赴日以明志, 訇然作响亦是山,剑指九重天!”
7月22日“闭关”结束后,留诗《生石》:“一曾妄想星点天,回头哪知世事艰, 却见三千尘与苦,低沉徘徊似狼烟。寻我觅我是极我,寒风树影月下龛,佛佗云间伸 出手,含笑摆弄三世三。”
你问我离开的感受?我会任性的回答:“我从未离开,我一直还在那里。尽管不再穿着那身衣服,但我心中依然是那些使命,那些责任,那些感情,不敢有所或忘,哪怕是在异国他乡,那里是我的家和我的出生地,哪怕将来我真得客死他乡,也一定依然魂归故里。”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心理的围城

“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是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让这句法国谚语在中国家喻户晓。每个人的心理都有无数个围城,当我们不断看见心愿变成不甘愿时,交换位置的想法便愈加强烈。年长比年轻的人更有优势的地方就在于,经过了数次的位置转换后,当他们活在了自己曾幻想的未来里,热情逐渐冷却,发现现实不过如此,便学会了“沉得住气”。有利即有弊,当这种“沉得住气”限制着自己,失去了继续探索的欲望和激情时,便会成为禁锢的牢笼,“梦想”便成了禁区。
十年前,我很幸运踏入了父母为我设置的围城,十年后,当我决定走出这座围城时,设置围城的力量又卷土重来,所幸围城给我力量让我长出了飞翔的翅膀,我便拥有了少数人才有的经历和看待世界的角度和眼光。出于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出国前我便计划好了三年之内几乎所有的事情,包括学习、生孩子、养狗、打工和创业等。直到现在,当所有计划都按部就班实现时,我又重新站在新的起点,好奇自己到底会走向怎样的未来,好奇我现在的生活是否如当初想像一般,好奇过去那个平行世界中的自己过的是否依然绚烂。已经在慕尼黑过了两年多,老婆还会问我,你后悔吗?简单的四个字,每次却如鞭笞拷问着我的内心。
我快乐吗?我非常快乐,当发现自己掌握了以前没有掌握的知识,当发现这种教 学安排让我领悟到了那种数学之美时,我不只是开心,我激动万分,我手舞足蹈,不 可抑制,那种思考带给大脑的兴奋和满足感,让我不可自拔。我不安吗?我非常不安, 以这样的年龄,这样的经历,和这些正当年,世界名校毕业的孩子们竞争,如何找出 这个棋盘上的出路,现在我还没有确定。我平静吗?我非常平静,如此慢节奏、如此 轻松和悠闲的生活,晒晒太阳,喝喝啤酒,遛遛狗,带带娃,想不平静也很困难。我 空虚吗?我非常空虚,没有亲朋好友在身边,极低的人口密度,还不够多的中国人数 量,对德国的文化融入也还没有那么深,时时刻刻都会有隔膜和疏离感。
再加上我是一个十分慢热的人,之前呆过的所有部门,自己都是最年轻的,总是小杨、小杨的被称呼着,尽管现在还没有活到老杨的程度,但是“哥”却也能渐渐地习以为常了。其实我也曾抱怨过部队的苦累、单调、不能顾家等等,但细想下来,其实这些是否是最深层次的原因,我们换个活法这些便不存在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我们生在了这个时代,这个快速发展和变革的时代,自身的农业文化和商业文化间的交融冲击,几千年来的文化传统和客观现实上衍生的社会结构,其中蕴涵的深层次矛盾带来的种种社会问题和不确定性,以及西方那些泛化的价值观的输出,现在我身在德国却反而能够感受得更清楚,更真实。
我很庆幸生在了这个时代,技术高速发展为我们所有人都带来了机遇和希望,我可以很容易、很开心、很理想化的重新开始,世界那么大,每个人,每个行业,每个社会,每种文化,每个国家只要愿意付出,承担责任,就都仿佛重新站在了起跑线上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才是真正的公平,我们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现在如何拥抱变革。
我很庆幸生在了新时代的中国,尤其在感受过西方制度骨子里的那种停滞和腐化, 那种不思进取,那种轻慢整个时代的傲慢和偏见,那种“小国寡民”心态,那种伪正义、伪平等和伪自由后,让我恨不得提早拔脚而去。但历史的积淀不是几日之功,基础科学和人才上的差距也不是十年二十年就能弥补上的,先几批海归前辈们把那时看着还比较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商业模式已经搬回去了。就像我们国家的改革必须向深水区前进一样,西方骨架里那些好啃的肉我们也吸收地差不多了,下阶段作为海外学子的我们,必须以更加开阔的眼界和心态,以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更长时间的跨度,将西方深层次的可用之处尽数挖掘,转为我用,才有意义,例如基础科学、例如教育等百年大计。而我辈正当其时,正处其地,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最庆幸的是,我现在33岁,除了老婆和孩子一无所有,但却仍然能够坚持撞了 南墙也不回头,这让我觉得很快乐。更让我幸福和过瘾的是,我的老婆是我的坚强后 盾,我们在军校那些岁月的打熬,那些长征的日子,那种融入骨血的精神,让她成为 当世之时对我知之最深的一人。此生得此一人,乃吾大幸,吾愿足以。
到此,连我都想喘口气了,五年总结也终于该走向结尾。生命总有一种绝对,不管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不管我们如何生活,不管我们如何评价自己的一生,我们终将死亡,可笑的是,我们生存的意义也只能去向死亡探究。祝愿所有人一路安好,活得开心。最后留诗《西游》做以纪念:

西游
如来唤下五行山,百年春秋为哪般,
破土重生还阳日,金箍之下为齐天,
一跃筋斗脱劫难,奈何尘世未了缘,
是非对错黑白道,半是鬼神半是仙。

About The Author

Morgen

无论任何情况下,每天都要对自己说:“Guten Mor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