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Page

提笔之难

——来自一生中最难的一年,33岁末

31

DECEMBER,  2018

老成之人看到我的标题,定会唏嘘一笑:这人实在是年轻,居然敢在33岁的时候就断言这是最难的一年,一辈子的难还在后边呢。但能读懂的人便能理解,为什么这一年的总结,可能会成为我甚至也是你们,一把斩尽未来虚妄的刀。

2018年于我们的家庭,就像世界局势一样,是极具挑战和变化的一年。这一年我们选择投资未来。我全天带娃在家,看着时间急速流过,净资产每天肝颤地缩水,进展微小的创业,和老婆日日关于的n的讨论与争吵,也看着n夜以继日地进步,学会第一个词,上了幼儿园,会表达自己的意愿,到一步步走向自己的世界。这一年也是承上启下的一年,来德国前的计划顺利结束,下一阶段的计划必须开始。面对着,除了年龄全年没有任何实质性收获这个结论,很难让人不手足无措。但对n和整个家庭未来的思考,也带给我很多体会,因此哪怕再一无所获,也必须把这一年记录起来,等到死之前回忆的时候能多一些素材和感慨。

全年讨论总结唯一字:

老婆自制生日蛋糕

Photograph by WUTOU

何为难?

老领导教导我如何写作时,曾经说过:“六思一写三改”,意为要写一篇好的文章,应把60%的精力放在构思上;一成的精力放在写作上,三成的精力放在后续修改上。因此,写作的精髓远不在写,而在于思。尤其在写过很多后,对这点的理解便越是深刻。提笔之前,难上加难;落笔之时,难再非难。于是,最近我常常在想,到底何为难?难的本质又是什么?

难为心境

归根结底,难是一种心理上的反应。从某个角度上讲,是心境,其实说之是难,不如说是心中为难,我按照层面分成以下六层:

存亡之心

如何看待自己的生存和死亡,是一切价值观的基础,从根本上决定了在其他层面上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如何看待外界的生存和死亡,便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核心问题,更是直接决定了成家置业、投资创业及其它现实生活中一切决定的根本。最简单的例子,人们觉得房市要崩溃,就不会买房;人们觉得计算机会成为将来的主要就业,这种学校和专业就会遍地生存;人们觉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就会遍地犯罪。
我在6月份的时候曾心惊胆颤地写过一篇世界局势和战略选择类的预判文章,在已经调整了部分的情况下,向个别网络媒体尝试进行投稿,都被下架,但到今天,其中有时间限制的做出的10条预判里已经实现了3条,还有很多剩下的,不敢再写下去的也有一部分实现。我明白和理解媒体的处理方式,因为投稿前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这不是一篇适合大多数人知道的文章,于是我也没有在自己的博客上上线此文。而这也正是我不想要孩子的理由,和今年最无奈、最根本的难度所在。

有无之心

存亡之后,便是有无。有无之心,即探寻意义的本源,即有无意义?意义又是什么?意义的内在逻辑是什么?这个逻辑是否有其自有意义?那么这个逻辑的意义与意义的有无是否有什么关系?如此反复,直到我能想明白的尽头,留给自己一堆问号。听着似乎毫无影响,但这却能带来骨子里的变化。
求甚解有时是好事,但过度追求内在规律大部分时候不仅会徒增困扰,还会动摇心志,尤其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过度分辨真假、追问有无在做事的过程中大多弊大于利。愈多有无,便愈多不确定性,在可预期的范围内,已知的成功机率便愈低,虽然从一方面来讲,确实降低了碰到问题再解决的时间成本,但从另一方面来讲,方案的制定也越复杂,带给执行人的压力也愈大,执行人的想法也越多,反而会带来更多意料之外的不确定性。尤其很多问题回到根上,又多是动摇自己的生死之心,这大概也便是看破天机的代价,人为造难——为难了吧。

爱憎之心

简单的很,就是偏好,但这又隐藏着一个爱憎和意义方面的逻辑讨论,而答案就在存亡之心和有无之心里。

得失之心

一得一失,似由天定,实是不甘的人命和脾性。人们为得不停奋斗,然而却因失了却一生。因此,得失之心的内在逻辑是自己与命运的抗争,还隐藏着路途与目标的逻辑。我们每个人都在探寻自己与世界的边界,每次探索都是对得失之心的考验,每次考验便成为——难。
得失之心对心境的挑战不像有无之心是颠覆性的,而是经常的、节点破坏性的,它贯穿于执行的全程中,利用人们的渴望,渗透到每个指尖,每次声带的颤动。它创造了紧张、失望等很多情绪,而这些情绪又进一步强化了自我认知。

动静之心

动静之心的核心逻辑是对变化和发展的认知。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绝对的,但站在33岁的尾巴上,到底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变化,就是对动静之心最大的拷问。而答案就在上边的所有心境里。

虚实之心

也就是实在和表象的逻辑关系,这部分是最浅显,也是上面几部分里最容易克服的。
想明白以上六层心态后,便是立住了心中的旗帜,排除了脑内的矛盾,有了奋斗的目标,做好了前进的思想准备,稍候便是落实的过程中,则态度至关重要。

老婆第一次烤制饼干

Photograph by WUTOU

难为态度

我想拿点词来形容态度的重要性,最后都不够,反而最后还是上个世纪的工厂里常贴的标语最贴近——“态度就是一切”。
在这方面,我需要提醒自己的是一贯性,切记“行百里者半九十”,尤其是90%的时候是我个人的易松懈期,这点必须警钟长鸣。

难为意志

意志是冲锋的号角,是斩棘的利刃,是持久的动力,是决战的刺刀。再有合适的心境和正确的态度,没有意志,一切都是空谈。意志贯穿于整个全程,做决定时的勇气,抵抗议论的底气,身处乱流不动摇的力量,坚持全程不放松的毅力,对事物推进的控制力等等我们平时经常提到的很多褒义词,其实都是在相应心境和态度的基础上,由意志力发展变形成的。

为何难?

今年于我是个特殊的年份,来德国的计划刚完成,也依照愿望做了一年全职爸爸,正是时候,也是必须制定2019-2030年计划。而这正是我34岁到45之际,在这看似漫长的未来11年——我余下的五分之一人生里,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关键时期,稍有差池代价巨大,因此不得不慎重,压力不可谓不大,最近不可谓不为难。
那么在分析了什么是难之后,为什么还能这么难呢?接下来便是分析于我而言为何难。

难在信仰

何为信仰?信仰是心中不可憾动的丰碑,是底线也是高压线,是坐标系的原点,也是判断的标准。那么我的信仰是什么呢?哪些东西应该放在我的信仰里?我会为了哪些东西奋不顾身?哪些东西在我看来不能动摇?世界那么大,人性那么贪婪,如何处理可能存在的信仰当中的矛盾?那么信仰和创新间又是什么关系?还是有太多的问题存在在脑子里的,用老一辈的话说,就是这么大人了,还没个定数。
这也没办法,定数这东西,称不称心,合不合意,我们也不能死抱着不放不是?因此,我现在必须明确一个坚定的,鲜明的,可持续的,属于我的思想树,时髦话人设,然后把它钉到我的坟墓上,并铭志信仰二字。

难在价值

越是世俗,便越难判断事物的价值,甚至对错。在我这个已经俗的都要掉渣的年龄,很多事情说实话已经实际的没有底线了,如何评价一件事物的价值——这个对于孩童很简单的问题,反而对于一个成年人成了问题,很可悲的问题。当人们评价价值的标准越来越多元的时候,价值也越来越难被定义,越来越个性化,同时社会对多元文化的容忍度也越来越高。已经很难用一句话来说明谁对谁错,谁好谁坏。现阶段对于我来讲,最大的问题也正在于此。

难在权衡

如今的年龄,已经没有什么机会只是简单的去做,而不用舍弃其他的了。任何选择既是得到也都是割舍。每次抉择都是再三权衡:

时间

从小学我们就学习烧水问题等最基础运筹学概念,后来在大学里还接触过军事运筹学,等一系统涉及量化统筹的课程,但无论怎么运筹、怎么科学,都始终面临一个核心矛盾——即核心资源——时间的有限性,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门学科及其边缘学科才有了存在的意义。如果人人得以长生,这些便自然得以消弭。如何更加有效地利用时间,便是个人根据以上几种心境而列出,属于自己的对于时间的优先级。

自由

所谓自由,便是选择的勇气,对于生、对于死、对于不选择。这无疑是对自由一种局限性的描述,但也无疑是一种极端且生动地描述。但如何评估其与计划的关系,和执行过程中的自由限度仍是需要深思的问题。

矛盾

这里指的矛盾不是简单的事物与事物之间的矛盾,而是针对矛盾的矛盾。即存在于矛盾中的规律间的矛盾,无对无错,非正非邪,只能是追根溯源,顺应本心,每次解决可谓是难上加难,甚至一些认知可能是颠覆性的,而随着个人的越来越落伍,这种颠覆性的机率也在逐渐增多。如何在落实和计划上,设计一条符合家庭的,和人类认知成长观念的解决方案和路线是其核心问题。

难在落伍

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很落伍了,尽管我十分不想,并且十分努力地追赶这个步伐。这是每个人到中年的人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个课题。技术知识、歌曲文化这些的落伍都还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心理的落伍,是已经不想再年轻和尝试跟上时代的——不可避免的落伍。

难何为?

岁月不居,时间如流。该怎么做,其实没有必要写,列出中心思想,定好计划才是最关键的,因此此处不做赘述,根据自身特点列出如下提纲,以为后效:

锤炼意志,树准靶子

捡起并强化规律性的体能训练,在进一步强化意志和执行力的同时,强化健康和心理管理。在做计划前一定要找准靶子,做好分类分级,搂清逻辑关系,定好节点目标和阶段指标,明年的这个时候写有可写。

甩掉过去,从零开始

甩掉包袱,不仅包括对自己的认知,也包括部分对世界和社会的认知,放下成见,抬起脚步,不再犹疑不前,仍要坚持摸着石头过河,仍要勇敢地面对回头路和可能存在的调整和倒退,不敢输便不能赢。

坚定决心,目标管控

相信自己,尤其要坚信自己制定的计划,不随便调整计划的步骤和节点,坚持以目标管控分歧,做事前的思考要始终围绕目标,不外延过多,要严格管理成本,勇于迈步和尝试,但要进行有预估和控制的尝试。

弹性计划,预留空间

计划制定要预留弹性,创业大项目的时间和学习阶段弹性为半年,项目节点内为三个月,每个事务的时间节点弹性为一周,结果评估时的浮动空间为15%,年度目标和阶段目标计划内完成率应在95%,浮动5%;计划外完成率应在100%。三年内任务取消和变动率应在20%以下,当年应在5%以内,变动需要理由备案供年度调阅。

集中精力,抓大放小

利用好GTD软件,抓大放小,专注当前任务,不分散精力,锻炼集中力。挖掘每个平台的正确使用方法和潜在价值,不求全责备,不随意切换。

About The Author

乐观的无头苍蝇

无论什么情况下,每天都要对自己说:“Guten Morgen!”